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關注 >

記河南原陽縣陡門鄉回灣村第一書記毛愛菊

來源:市場報網絡版新時代新市場 責編:陳 旗 時間:2019-12-30
導讀: 黃河灘區的“焦裕祿”——記河南原陽縣陡門鄉回灣村第一書記毛愛菊
         新時代新市場河南訊(馬丙宇 卞瑞峰 馮淑晗)黃河自西向東流,到原陽縣陡門鄉,就像個飄帶似的來回轉彎,回灣村就在這兒。
         回灣村委會主任張士深說,回灣并不是因黃河在這兒轉彎而得名,而是明清時黃河決口,水到村頭打個彎繞村而走,才叫回灣。
         回灣村向南六七里路,就到了黃河邊。這六七里路就是陡門鄉黃河灘區的縱深。
 

 
        陡門鄉黨委書記張明放告訴記者,全鄉44個行政村有25個貧困村,24個在灘區。灘區窮,回灣更窮。
        為啥?沒產業、不團結,是全縣有名的軟弱渙散村。
        村里83歲的老黨員張立卿痛心地說:“回灣是全鄉44個村中最邊緣化的。”
        項目招不來,發展沒前途。直到一個人到來,讓回灣村又回到了人們的視野中。
        她就是毛愛菊,原陽縣環保局派駐到回灣村的第一書記。她用四年時間,再造了一個新回灣。
        本來毛愛菊駐村扶貧一年就能回單位,可為了回灣,她在這兒整整拼了四年。究其堅持的原因,12月24日,51歲的毛愛菊坦然地告訴記者:“來了,就想把回灣換個樣!”
        群眾有所呼,毛愛菊必有所應。村事、家事、自個事,只要村民們有困難,毛愛菊總會傾盡全力去幫,這個幫不是敷衍了事,而是真心實意。“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”,毛愛菊把心掏給了回灣,群眾的心怎能不熱
        立冬前的一天,毛愛菊被“逼”回了回灣村。
         11月7日,村里舉辦第二屆餃子宴,作為活動的發起人,她必須露個臉。
        不露面,越來越多的村民就會知道毛愛菊又摔傷了,去縣城看她的人更多。有的老人趕集都迷路,更別說去縣上了。
         可回村,醫生不樂意:上次讓養三個月,你一個月就走了。這次再不聽話,我救不了你的腿。
        10月19日,毛愛菊帶著蔬菜去鄭州參加全省扶貧成果展,活動期間滑倒,又把腿的舊傷摔著了。
         “要讓群眾安心。”11月7日,毛愛菊拄著拐、瘸著腿回來了。
         74歲的張立印一連多天沒見著毛愛菊,一見面,上去就拉著她的手說:“毛書記,咋還拄著拐棍呢,這是腿沒好利落呀,你坐著別動,有啥事你支俺!”
        倆人就站在人堆前,拉著手扯家常,足足兩分鐘張立印才松手。
        看記者在旁邊,張立印說:“就是讓俺挑,也挑不出這么好的閨女。”
         張立印的妻子有病常年臥床,他說旁人到家坐一會兒說不了幾句話就走,毛書記就坐在老婆子的床頭邊,拉著老婆子的手,臉貼著臉說話,還把手伸到被窩里看老婆子冷不冷,老婆子臨死還記著毛書記的好呢。
          “我說給你熬點三七水洗洗吧,你偏不讓熬。”71歲的韓文蘭快人快語,臉上帶著笑,責怪毛愛菊說。韓文蘭個子高,穿著時髦的呢子大衣顯得年輕。見記者夸她,自己卻抹開了淚。
         “要不是毛書記幫俺,別說笑了,哭都找不到地方。”韓文蘭原來是貧困戶,在毛愛菊的幫助下脫了貧。她說,“俺30歲那年死了老頭,帶著孩子這么多年也沒熬出頭。俺妞出嫁時只給了她六毛錢的壓柜錢,要不是窮,俺能這樣對不起妞。”
          她說,鄰家有棵三七樹,聽說三七葉熬水能治病,上次毛書記摔著就想給她熬,她不讓,這次說啥都不聽她的了。
          “為了俺村,毛書記都摔傷三次了。”村黨支部書記張立全回憶說。
          2017年3月22日,在縣城舉辦的駐村第一書記培訓會散會時,毛愛菊的左腳突然踩空,摔倒在地。“壞了!”毛愛菊心里一緊,她的左腿有股骨頭壞死的老毛病,這一摔非出事不可。果然,得住院治療。
          大女兒夏琳沒事在病床前做工作:“媽,別駐村了。為了這你和俺爸鬧別扭,劃不來。”醫生也給她女兒“助陣”:“‘傷筋動骨一百天’,沒仨月不能下地。”
          這時,回灣人知道毛愛菊摔著了,一趟趟去醫院看她,“這是俺攢的土雞蛋,營養高。”“這是俺早上炸的紅薯丸,你嘗嘗!”有的老太太不懂科學,在家燒香為毛愛菊祈福。
         一個月多點,毛愛菊硬是回村了。原陽縣殘聯贈送她一個輪椅,毛愛菊說,坐在上面像個病人,咋干活?
          “我拉過毛書記!”貧困戶張立群提起這事很自豪。毛愛菊架著雙拐去他家了解情況,張立群看著心痛,就提出自己騎著三輪車帶毛愛菊入戶。
         “想自己騎,可他們不讓,村干部和群眾誰有空就拉我入戶。”毛愛菊笑著說,“前前后后拉了我兩個月。”
         68歲的貧困戶穆玉安對毛愛菊說:“閨女,有啥事俺過去,你可不能拖著病腿來回跑了!”
          2018年12月,毛愛菊在村里又一次摔傷。到醫院一看,肋骨骨折,此時正是原陽脫貧摘帽的節骨眼兒,第一書記要日夜駐村待檢。
         “我咬咬牙沒住院,貼上膏藥當天就回來了。”毛愛菊說。一忙到天黑,晚上10點多,毛愛菊正布置人居環境整治工作,一陣鉆心的疼痛讓她不得不中斷講話。
         最先發現異樣的村婦聯主任閆培玲說:“我看見毛書記臉色蒼白,滿頭虛汗,渾身直顫抖,就趕緊扶住了她,問怎么了?”
        看實在瞞不住了,毛愛菊只好實話實說,張立全又急又氣:“你這是在為俺村拼命呀!”
孤寡老人孫玉蘭沒人管,毛愛菊天天給她梳頭洗臉;貧困戶張士江的兒子結婚,毛愛菊開車陪他們去登記;村民張海波買車跑運輸,毛愛菊幫忙協調。更有甚者,小兩口半夜鬧別扭,也找毛愛菊評理。
        毛愛菊的一舉一動都被回灣群眾看在眼里、記在心里。張士深在毛愛菊看腿病時給她發短信說:毛書記,咱村群眾把你看成萬能的人了。我們真的離不開你呀,你一定要振作起來。
          毛愛菊用自己的行動給回灣黨員干部上了一堂生動的黨課。從一盤散沙到聚力發展,從被人冷落到眾人贊譽,回灣村黨支部戰斗堡壘越筑越牢,黨員干部又重拾自信和干勁
         村里91歲的張守山老人參加過淮海戰役、渡江戰役,進軍西藏,后來轉業回到家鄉,光軍功章就有7塊。
         他說:“看到毛書記,又看到了黨員的老作風。”
         2016年年初,駐村前,毛愛菊來到陡門鄉,找鄉領導了解回灣村情況。在等了一個多小時后,回灣村的村干部聚到了鄉領導辦公室,與她一見面,就吵起了家長里短,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,一言不合,有人就想掄板凳。毛愛菊怕出事趕忙說:“散會,散會!”弄得鄉領導也很尷尬。
         駐村第一天到村委會,把毛愛菊嚇了一大跳。
        村委會院子長時間沒人來,群眾把生活垃圾都堆在這里,日積月累成了垃圾山,院里長滿一人多高的荒草。扒開荒草來到村室門口,只見村室中間放著一口棺材,村室多年未修,門窗玻璃全沒有,屋頂透風漏雨,一片破落。
        村民對毛愛菊開玩笑說,在這兒拍聊齋都不用布景。
        村室沒法住人,毛愛菊被安置到了一農戶家。該農戶全家在外地工作,常年沒人,毛愛菊也顧不上講究,簡單收拾收拾就住下了。
        駐村前,毛愛菊是原陽縣環保局紀檢組長,副科級干部。在縣城,這大小也是個官了。
         “吃水是‘小壓井’,吃飯靠地鍋燒柴,一下雨屋里直漏,夜里得來回挪床。廁所簡陋,上個廁所都得有人在外面替我看著,當時真有點受不了。”毛愛菊說,“既來之,則安之,干吧!”
        “矛盾得解開,不然啥事都弄不成。”毛愛菊忙一天,晚上到張立全家做他的工作,一坐就是半夜。一天,兩天,張立全啥都不說,三天,五天,張立全的妻子受不了:“人家一個女領導,天天找咱家。你也是個大老爺們,咋能這樣呢?”
        張立全挨了一頓吵,開口說話了。毛愛菊說:“只要他說話,村里的事就有門。”
        毛愛菊的堅持,讓村“兩委”干部的臉掛不住了。村黨支部副書記穆小勇說:“再搞不好團結,就沒法往人前站了。”
        后來才知道棺材是村民范新榮的“喜貨”。她家里地方緊張,見村室沒人去,就把“喜貨”抬到了村委會。在毛愛菊的協調下,“喜貨”抬出了村室,垃圾山也運走了,村委會又開始熱鬧起來。
        慢慢地,回灣村干部的干勁上來了,群眾的心也被焐熱了。
        村室能不能整修一下?土路能不能修成水泥路?能不能把路燈裝上?能不能給俺們找個工作?一個個難題匯聚到毛愛菊這里,在村“兩委”的支持下,又一個個地解決了。
        張立全說:“毛書記給我們干部解開了疙瘩,領我們走上了正路,我們服!可這就苦了她一人。”
        張士深給記者講了一個故事。他說,10月的一天夜里,他在村委會值班,無意中翻出了毛愛菊剛來駐村時拍的照片,當時的毛愛菊白白胖胖,穿衣得體,一看就是個女干部。3年多過去了,現在的毛愛菊又黑又瘦,衣褲普通,站在村民中都認不出她是第一書記。
        “看著這些照片,想想毛書記作的難,當時我就掉了淚。”張士深說,“以前自己搞養殖也不少掙錢,毛書記動員我參加換屆選舉,我本不愿意,可看一個外人對村里都這么上心,咱再推對不住良心。”
        毛愛菊提起體重的事調侃說:“在單位減肥老是減不掉,駐村好,150多斤的胖子一下瘦了30多斤,現在這一百二十來斤正好。”
         說起毛愛菊的變化,就在6月份還鬧了個笑話。
        駐村3年多的時候,“閨密”堵翠松打電話給毛愛菊,說幾個朋友一塊兒去瞅瞅她,再看看能不能幫上村里的忙。
        回灣村在灘區,開車導航到村里容易,可要找村委會就有點難了。毛愛菊到村口迎她們。十來分鐘后,堵翠松的車到了村頭,一看見毛愛菊,車里人降下車窗玻璃就問:“大姐,村委會咋走?”
        毛愛菊以為大家給她開玩笑,就說:“咋了,真不認識了。”大家看著站在路邊的毛愛菊愣了一下,隨即在車里笑成了一團。
血”為“造血”,讓黃河灘變成金灘、銀灘
         “這好,那好,沒有產業啥都難好!”毛愛菊告訴記者。
         30多歲的穆述閣原是村里的貧困戶,現在成了有名的“養兔大王”,年出欄肉兔三四萬只,毛收入達200多萬元。
        站在肉兔養殖場里,他說:“沒有毛書記,就沒有我的今天。”
         毛愛菊常常對穆述閣說,你得找個事干,年紀輕輕的不能吃政策飯。
         穆述閣有養兔的技術,前兩年賠得摸不著北,聽說又要養兔,嚇得家人一致反對。可毛愛菊支持,說:“你要干我就幫你。”
         當時穆述閣的困境卻是一找不到場地,二沒有資金。
         “當時想著這事肯定弄不成,沒想到毛書記比我還上心。”穆述閣說,“毛書記托熟人到鄰村邊上找了個廢棄的院子,拉著我整修了四五天,可場地有了還缺錢。”
        裝兔籠、進種兔、買兔藥,到了2017年5月,穆述閣東算西算,沒有10萬元難開張,“別說10萬了,就是1萬我也沒有。”
        毛愛菊提出找銀行貸款,穆述閣心里沒底:銀行憑啥給我10萬元?再說毛書記的腿還沒好利落,就是銀行給,我也不懂跑手續。
         誰知第二天,毛愛菊就叫上他去縣城找銀行協調貸款,一上午,他倆跑了兩家銀行,一聽穆述閣的情況,都是拒貸。到了第三家,在電梯間,毛愛菊腿疼得實在受不了,臉都變了形,就把身體靠著電梯想讓疼痛的腿緩緩勁。
        穆述閣看見后一把攙住了毛愛菊,眼圈一下紅了:“毛書記,咱回吧,不貸了。”
        “傻孩兒!人家還等著咱呢,再說咱都來了,再試一下!”毛愛菊一瘸一拐地出了電梯。
        就這樣,穆述閣有了啟動資金,開始了創業路。肉兔越養越多,毛愛菊又在回灣村協調了土地,建起了標準化肉兔養殖場,還讓5名貧困群眾就了業。如今,越來越多的村民開始從事肉兔養殖。
        辛玉麗是回灣村的媳婦,娘家是附近村的,她在鄭州的職業很時尚:服裝設計師。毛愛菊找到辛玉麗的電話打過去,想讓她返鄉創業。
        辛玉麗不想回,從都市白領變成鄉村創業者,反差太大。毛愛菊一遍遍地講發展前景,真把辛玉麗說動了。她帶著資金和技術回到村,一個民族服裝廠掛牌開業了。
         辛玉麗從6臺機器開始,發展到了現在的40臺,買了高級轎車,在縣城創辦了工作室,步入了電商時代,還帶動50多名貧困群眾就業。
         采訪村民張麗紅時,剛下機器的她笑著說:“干活兒不出村,能照看家還能掙高工資。”
        一戶一策,因人施策,毛愛菊把貧困人口分類管理,創業的創業,就業的就業,讓貧困群眾再也不作窮的難。
        2018年12月,毛愛菊為回灣村爭取1800多萬元扶貧統籌資金,建成面積300多畝的村集體經濟大型日光溫室項目,主要種植黃瓜、彩椒、西紅柿等反季節蔬菜。建成后,預計每年效益可達500萬元,提供700個工作崗位,帶動貧困戶300余人。
        搞草繩編織的村民張萬花在毛愛菊的支持下擴大了規模,生產板材的村民穆述信在毛愛菊的關心下銷路更廣……
        產業一個個形成,群眾的收入也一天天看漲,村容整潔了,水泥路通到了家門口,回灣村有了新氣象!
編輯:崔真真     責任編輯:陳 旗
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