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特別推薦 >

都江堰:大道無言

來源:新華社 責編:陳 旗 時間:2019-05-20
導讀: 都江堰:大道無言


這是四川都江堰水利工程(2015年9月28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李橋橋 攝

  “大道無言,都江堰就像一部寫在大地上的《道德經》,在歷史的長河中無言詮釋著‘道法自然’的要義。”巴蜀文化專家趙文僑說。

  2200多年前,蜀郡守李冰帶領民眾修成的都江堰水利工程,使成都平原從此“水旱從人、不知饑饉”。

  如此偉大的工程,卻恰恰孕育于平凡謙和之中。

  當一位慕名來到都江堰的游人站在金剛堤上,他眼前完全沒有雄偉壯觀的工程景象,只看見在江心處,一道高出水面不多、前端形似魚嘴的河堤,把從山口奔騰而出的岷江水一分為二,一條叫內江,一條叫外江。外江繼續奔流匯入長江,泄洪排沙;內江經寶瓶口被引入成都平原潤澤天府之國。

  被稱為“世界奇跡”的水利工程,就是以這樣極其平凡的方式開端,至今仍活力十足,而且功能愈加顯著,效益愈加巨大。

  水利專家張開勇、曠良波等表示,“乘勢利導,因時制宜”“遇灣截角,逢正抽心”“深淘灘,低作堰”……都江堰在造福人類的同時并沒有對生態環境產生負面效應,做到了科學、自然與人類利益的完美統一。

  都江堰蘊藏的科學原理,已經被現代水利科學證實。自20世紀30年代開始,學界就對都江堰進行論證和模型研究。研究表明,都江堰渠首工程的位置、結構、尺寸及方向的安排,與岷江出山口的河床走勢、地理環境、上游的水流和來沙條件相互作用,組成了協調一致的有機整體。魚嘴、飛沙堰、寶瓶口三大主體工程,輔以百丈堤、金剛堤、人字堤,共同完成自動分水、自動排沙、自動泄洪、控制引水的任務。

  研究證明,都江堰最主要的經驗,就是工程的所有設計都順應自然、乘勢利導。把岷江一分為二的魚嘴,前方有一沙洲,河流在沙洲中走成彎道,枯水季節,岷江主流直沖內江,把水自動分成內江6成、外江4成,以保證成都平原用水需要;而當洪水來襲,沙洲被淹沒,水流不再受河床彎道的制約,主流直奔外江,分水比例就自動變成內江4成、外江6成,以保證成都平原不受岷江洪水襲擊。如此巧妙而又自然地利用了地形地勢,達到了“分四六,平潦旱”的目的。

  都江堰還十分自然地應用了本地盛產的竹、木、卵石來截流分水、筑堤護岸、搶險堵口,由此總結出四大傳統水工技術——竹籠、榪槎、羊圈和干砌卵石。水利史專家譚徐明在她的《都江堰史》中寫道:“干砌卵石用作堤防和護岸時還有利于落淤固灘,為河灘各類生物的生長繁衍提供較好的環境,使堤防產生較好的生態和景觀效果。”

  都江堰經久不衰的另一個原因是遵循了“因時制宜”的科學原則。它所有的工程一直處于與岷江河道的演變相協調的動態平衡中,所有的改變都基于岷江水勢、河流地形,都遵循無壩引水、自動調水調沙的科學思路。

  事實上,都江堰的魚嘴位置從古至今就在上下左右變動。李冰創建的魚嘴位于岷江支流白沙河的出口附近,在現在魚嘴位置的上游1650米處。

  都江堰的歷史是一個千秋接力、不斷完善發展的過程。在歷代官方和民間的維修中,都江堰的渠首工程和所有向成都平原延伸、展開的各級渠道都采用無壩引水,它們與天然河道一起在平原內構成了一個扇形的自流灌溉網,完善了自然環境。

  新中國成立以來,都江堰渠首工程得到進一步完善,灌區渠系不斷擴建,如今已經發展成為特大型水利工程體系,干渠、支渠、斗渠、毛渠,猶如人體血管,遍布成都平原以及川中丘陵地區,灌溉面積由1949年的280多萬畝,增加到現在的1076萬畝。此外,都江堰還承擔著成都市1600多萬人的生活供水以及城市工業用水、環境用水。而其長期積累起來的科學思想和技術規范,不斷得到貫徹、融合、普及。

  都江堰的偉大是一種基于理解的偉大。都江堰在靜默無言中體現了水利工程與自然環境、科學原則和美學原則的和諧互融,值得后人品讀借鑒。

編輯:李銀冰     責任編輯:陳 旗
配资